心绪被这件事情扰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最近又通过令人啼笑皆非的渠道获得了旁的信息,更加大了这种扰动;混合着NOI前的迷茫与焦虑,让人心神不宁。

image0

重新开始听1900的OST的第23轨和第3轨,听chopin第二钢协中被称为“完美无瑕”的第二乐章,听鲍罗丁弦乐四重奏中那首著名的夜曲,如此等等。反反复复地听,一次次的咀嚼,仿佛是在试图寻找什么。是什么呢?一丝共鸣?一点慰藉?

也许只是在试图印证自己的情感。也许是在徒劳地寻求一个不可解问题的答案。也许只是心灵深处的孤寂需要这些音乐讲述的故事来寻找寄托或者释放。

1900的OST的第23轨和第3轨是我曾在每天放学回家路上都要细细聆听的。同时包含着苦涩与憧憬,这是“彩虹那端”的世界,是cloudworld,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世界。

我把NOI和这件事联系在一起,告诉自己前者是后者的前提。然而它们显然没有明显的因果关系。我只是在试图集中精神,努力,努力。NOI使我感到希望渺茫,而这件事的希望更渺茫。在NOI面前我或许能强打精神,而在这里我只能自惭形秽。

不管怎么说,必须静下心。为了这件无论谁在旁看来都是件蠢事的事情分心是不可原谅的。然而人在有些事情上是不可能永远保持理智的:这是造物主的安排。

image1

又听brahms的德意志安魂曲。“哀而不伤”,这应该是对此曲最著名也最准确的评价了。合唱队神情悲戚而虔诚,伴着定音鼓轻轻颔首,弦乐在徐徐飞升,朝向着木管那一片圣洁柔和的光芒。安详的旋律抚慰着我,悲伤的气氛使我沉溺。然而我喜欢这样。此刻,那些快乐地跳跃着的音符使我感到不安,而在这里我能感到深处的宁静。

之前仅有的一次甚至算不上经验的经验告诉我,谨慎,谨慎。但是那些信息表明,如果不抓紧时间可能再也不会有任何机会了。在别人眼里这不值一提,但我很愚蠢,无法释然。

已是深夜。德意志安魂曲已经放了一个多小时,现在在一片肃穆中缓缓的静下来。也许我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去睡觉,什么都不再想。明天起来好好努力,一直努力,直到27号登上某个陌生的班机,飞向那本不应属于我的舞台。我必须努力,我一定不能失败。

请不要揣测我在说的是什么事了,亲爱的朋友,谢谢你的关心,也请别问我了。这是几乎没人知道的,也是我不愿分享的。否则我何必精心选择这些莫名其妙的词句来组成这几段凌乱而不知所云的文字呢。我写这么多只是在发泄而已,也许今天你看到了这篇文字,明天我就已经把它删去。

如果愿意,就请祝我好运吧。

希望我NOI能侥幸拿到铜,脱离高考的苦海,去做那些有意义的事情,那些让生命闪光的事情。

希望我能“越过彩虹”,到达美丽的cloudland,谱写出和chopin第二钢协Larghetto一样“完美无暇”的乐章。

image2

我的“奢望”也仅此而已。